爵士岛咖啡

I'm a spark and you're a boom

好吧这次的征文?🌝🌝🌝

我是一块海洛因。
准确地来说,我跟普通的海洛因不一样,我是一块纯度很高的海洛因。
一个残破的小木屋孤零零地立在郊外,四周被成片的罂粟花包围着。微风吹过,小木屋像极了在紫红色海洋里漂浮的一叶孤舟。
“我们上次搞到的制作方法真有效,这次我成功提取出四号海洛因,纯度高达98%。我们可以大捞一笔了。”此刻我正被一个精美的包装袋保护着,躺在我现任主人的手里。他目光贪婪地盯着我,在跟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什么,平时涣散无神的眼睛此刻眯成了一条缝,肌肉松弛的嘴角扯出一个若有若无的邪笑。挂掉电话后,那邪笑仍然僵在他的脸上。他却突然开始浑身发抖,一双手胡乱地在身上乱抓,双脚不由自主地乱蹬,在地上翻滚不止。桌上的东西因为他激烈的动作而“乒乒乓乓”掉落在地上,所幸他把我放在较里面的位置我才幸免于难。我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只见他伸出瘦骨嶙峋的手指,颤抖着伸向放在一旁的管子,用慢火在锡箔纸下加温,哆嗦着将自己的嘴凑上前去,对着散落在锡箔纸上的一团白色粉末深吸一口,本来就只剩下排骨的腹部因为这一动作而深深凹陷下去。那动作急切得就像一个长期被困在沙漠里的人突然找到了一汪清泉,随后,他的身体慢慢平静下来,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气。我在一旁看着这一切,心里疑惑不解:“人类可真奇怪。”
不久后,我被一个黑色的袋子罩住了,我不知所措地缩在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但我感觉到我被最初的主人转手给了另一个人,他嘴里不停地说着钱太少,随后他们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我最初的主人喊得很大声,在我听到几声重物撞击的闷响后,我最初的主人的声音消失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感到我被不停地转手,在颠簸中,我终于被送到了一个地方。
“呲——”束缚我这么多天的黑袋子终于被剪开了,强烈的光线一下子涌进来,我被刺得睁不开眼。在适应了好一会儿后,我环顾四周,在我有限的认知里,我被这个房间的豪华程度惊呆了。房间的四周被装饰得富丽堂皇,墙上挂着许多我从没见过的画。最让我震惊的是,房间的周围站了一群威猛的人,他们个个肌肉发达,面若冰霜,每个人的腰间还别着一把枪。突然,两个声音在我的头顶响起。
“老大,这个就是最新一批的四号海洛因,我们鉴定过了,下面的人没有做假。”这个人手上拿着一把剪刀,看来他就是刚才把我从黑暗中解放出来的人。
“很好,纯度不错。”那个被称作“老大”的人拿起我看了几眼,随后对身边的人随手一挥:“把这个和那批货放到一起。”
于是我被带到一个经过层层加密的地方,在这里,我看到了许多和我长得差不多的同类。
“你好,新来的。”我被安置好后,几个在我附近的同类凑过来跟我搭话。
“你们好。”出于礼貌,我并没有对我的新邻居表现得太冷淡。
“啧啧,你可真白,虽然我们都是四号海洛因,但你的纯度一定特别高。不过到最后我们都会被掺入别的东西才被交易。”其中一个盯着我说道。
“为什么?”听到这话,我很疑惑,“既然那些人费尽千辛万苦把我们的纯度提得那么高,为什么最后还要掺入别的东西?”
“哈,这你就不懂了。”另一个海洛因挑了挑眉,身体往后靠了靠,“因为我们的纯度很高,这样可以提高价钱,掺入别的东西还可以卖很多份。我就见过那些黑市里面的人是怎么交易的。他们有时候会为了区区几克的海洛因而大打出手,甚至翻脸不认人。然而不幸的是,我们的身价会越来越高,那些吸食成瘾的人会想尽一切办法弄到钱。我听说男人们会去偷盗抢劫,女人们甚至会去卖淫。他们还真是没有我们海洛因就活不下去了,愚蠢的人类。”
我突然就想到了我最初的主人。他可能已经死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所以我们接下来就要被交易了?”我其实还是挺想看看被交易是什么样子的。
“嗯没错,”一个看上去饱经沧桑的海洛因开口了,“我们接下来会被装到一艘货轮上运到其他国家。”
“可是那样不会被警察抓住么?”我担心地问道。
海洛因们自豪地挺了挺胸:“那可不会,我们现在的主人可是黑帮老大,他买通了所有人,整个码头都是他的。而且他这样做已经有很多年了。”
这样看来,当一个高纯度的海洛因还是挺划算的,不仅身价高,还可以做货轮看海,顺便出国旅游。
在封闭的环境里呆久了,连时间的概念都变得模糊起来。
突然有一天,我之前见过的那群手下把我们装在许多箱子里,运到货轮上,又在我们周围堆上几层其他的货物。随后,我听到了货轮启动的声音。终于要出海了,我内心开始抑制不住地激动起来。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天真的我以为坐货轮就可以看到海,实际上我除了装着我的箱子什么也看不到。而且为什么现在外面这么吵,此刻的我十分希望那次把我从黑袋子里面解救出来的人能再一次把我从箱子里面解放出来,我快闷死了。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我的呼唤,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周围的货物被一件件卸下来,关着我的箱子也被打开了。难道我们到目的地了?我兴奋地探头出去,发现又是上回那个拿剪刀的人救了我,他可真是个好人!
突然,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那个上回拿剪刀的人为什么把他们的“老大”用手铐铐了起来,一群警察和缉毒犬充满了整艘货轮,外面响彻云霄的警笛把整艘货轮层层包围。
我好像有点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了,我可真倒霉。
“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居然是卧底。亏我那么信任你,我还想着以后让你当第一把手。”平时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老大”此刻却毫无还手之力。他的高级西装被弄破了好几个口,身上的武器全被搜走了,脸上还挂了彩。
“哼,那我可真是谢谢你。要不是你们这帮毒贩,我的父母怎么会……”他说不下去了,握着板机的指关节开始泛白,手臂上的青筋都暴露出来。“我真想一枪毙了你,但那样太便宜你了。”
不久后,我又搬家了,只不过这回是在禁毒部门里,我甚至还上了电视。“公安机关最近破获一起跨国贩毒案件,抓捕到相关嫌疑人,搜查到大量毒品……”电视上的新闻主持人滔滔不绝地说着,我却一点没有心思听。我知道,我短暂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
我突然很生气。要知道在19世纪时我们海洛因可是用来治疗疾病的药啊!是你们这些自制力弱的人类对我们吸食成瘾,从而造成社会危害,才让我们的危害程度远远大于医用价值。算了,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我还是奉劝你们人类一句,远离毒品,好好生活。
我被送入了销毁处。我希望下辈子不要再做海洛因了。


🌝🌝🌝
我不想删字数了😶
希望忠于看到的时候不要太……🤔

评论

热度(1)